背景音乐 植物僵尸

云服务:城市数字化试金石

云服务发展水平成为衡量城市数字化转型成效和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标志。 观众在石家庄数博会上参观云计算展区 数字经济时代,云作为城市基础生产力和坚实底座,日益成为激发城市数字经济发…

云服务发展水平成为衡量城市数字化转型成效和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标志。


观众在石家庄数博会上参观云计算展区

数字经济时代,云作为城市基础生产力和坚实底座,日益成为激发城市数字经济发展动能的重要支撑,云服务发展水平成为衡量城市数字化转型成效和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标志。

为科学评价我国城市云服务发展水平,发掘城市云服务发展特征和规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以全国GDP TOP60(2021年国家统计局数据)城市作为样本城市,从云服务应用、潜力、环境等角度对城市云服务发展状况进行全面评估,发布了《2022年城市云服务发展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根据该《报告》,我国城市云服务发展水平与城市数字经济规模呈明显正相关关系。云服务产业资源主要集中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市,雄厚的产业基础及创新能力有效拉动了这些地区云服务的推广使用。从各城市来看,SaaS(软件即服务)应用推广、云服务政策环境优化仍是下一步提升的重点。

北上深:稳居第一梯队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研究团队开展评估发现,我国60个城市的云服务发展水平呈现明显的阶梯分布。

北京、上海、深圳稳居城市云服务发展第一梯队,是云服务供需资源汇聚地、原始创新策源地,引领着全国云服务创新发展。

广州、杭州、武汉、西安等34个城市形成了第二梯队,这些城市通过发展云服务,在助力政府数字化治理、产业数字化转型等细分领域打造了独特优势,相对第一梯队城市,形成追赶之势。

温州、惠州、唐山、襄阳等其他城市形成第三梯队,这些城市处于云服务快速发展阶段,在探寻数字经济发展着力点过程中蓄势待发,但云服务发展水平与第一、二梯队城市有明显差距。

总体来看,北京、上海、深圳等第一梯队城市有着优良的创新环境、产业基础、客户群体等,在城市云服务支出、城市上云广度、深度等方面有绝对优势,云服务支出是二三梯队城市的近7倍。相比而言,二三梯队城市的用云量(用云服务支出衡量)水平有较大提升潜力。

评估表明,城市的云服务发展水平与其数字经济规模呈现明显正相关关系。基于2021年数据测算,我国城市云服务发展指数每增加1分,数字经济规模会对应增加,范围分布在116亿元至1005亿元区间。因此,提升云服务水平是城市拉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

行业用云各有特色

当前,城市各行业上云用云程度各异,研究团队以行业用云城市占比(使用行业云服务的城市数量/60个城市总量)来衡量行业上云广度

研究发现,科技服务、IT&通信、批发零售是60个城市上云用云的热点行业,这几个一级行业下的二级行业用云城市占比(二级行业使用云服务的城市数量/城市总量)均超过85%。

但水利/环境/公共管理、农林牧渔、基础资源等一级行业下的细分领域用云情况相对较差,二级行业用云城市占比均低于40%。

生产/制造、农林牧渔、政府/社会机构、基础资源等六个一级行业GDP总量约占全行业的55%,但在60个城市中,这六个一级行业下二级行业用云城市占比平均仅为46%,低于各行业平均水平。因此,亟须拓展这些行业的上云广度,利用云服务等先进技术能力及经验,加快产业数字化高质量发展。
此外,不同城市结合地方产业发展,行业上云用云情况呈现出明显的地域特色。

以深圳为例,其基于智能制造、跨境电商、现代时尚、数字创意等特色产业集群,打造了多个云赋能基地,生产/制造、科技服务、批发和零售、交通物流等行业用云量在60个城市中相对突出。

有的非一线城市结合地方产业发展,部分行业用云量在60个城市中也排进了前五位。比如,苏州结合本地制造业需求,建立云产业创新基地,推动制造企业逐步从单一业务、单一企业上云向全产业链上云方向发展,苏州生产/制造行业用云量仅次于深圳、北京,在60个城市位列第三位。

强集聚效应

当前,我国云服务产业资源布局相对集中,城市云服务产业基础与其云服务发展水平密切相关,云服务产业基础好的城市其云服务发展水平通常较高。

从100家全国重点云平台服务(IaaS+P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平台即服务)企业在60个城市的分布来看,91.5%的企业分布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天津等13个城市,其中北京、上海占比超过50%。另有33家全国重点云生态配套企业(规划咨询、业务迁移、运维服务等),也主要集中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济南、深圳、杭州等11个城市。

SaaS企业的分布也呈现强集聚效应。

以国内530家SaaS通用领域及垂直行业领域领军企业作为考察对象发现,96%以上的SaaS领军厂商集聚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成都等13个城市,其中北京、上海占比达到58%,呈现两超多强格局。

整体来看,云服务相关产业需要久久为功的技术积累,对城市创新能力、高技术人才的需求较为强烈,因此云服务相关的重点企业主要集中在经济水平发达、人才资源富集的沿海或区域核心城市。企业集聚效应为上述城市奠定了雄厚的云服务产业基础,有效拉动本地云服务的推广使用。

云服务可通过互联网络远程提供,产业基础较差城市也可享用高质量云服务,但提升上云意识和上云意愿是很多产业基础较差城市面临的难题。对这些城市而言,提升企业机构上云意识、带动云服务推广普及,需要持续推进。

高阶应用有待推广

在云化驱动的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实践中,SaaS(软件即服务)是企业数字化特别是中小企业数字化的关键赋能工具,是城市深度用云的核心路径。相对基础设施上云来说,SaaS是上云用云的高阶阶段。

目前,SaaS已成为国外企业构建软件应用的主流选择。Blissfully发布的《2020 SaaS Trend》报告称,美国企业平均每年SaaS支出超过20万美元,大型企业超过350万美元,平均每个员工使用至少10个SaaS产品。

反观国内城市的SaaS应用,各领域软件SaaS化仍处于成长期尾端,SaaS应用在云服务的占比并不高。

以SaaS支出占比为例,参与评测的60个城市的SaaS支出占云服务支出比重均低于30%,落后于美国50%的发展水平。同时,国内SaaS服务用户集中度高,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宁波、苏州、广州等18个城市 SaaS服务支出在60个城市中占比达到80%(其GDP占比为50%),其余42个城市仅占20%。

从SaaS用户类型看,在发达国家,大型企业是SaaS服务主要客户群体。相比而言,我国60个城市的SaaS客户群体仍以中小微型企业为主,占比超过80%,大企业购买SaaS服务的意识和消费习惯尚未形成,更倾向于购买私有软件。这种模式下软件安装部署、维护升级相对复杂,容易造成烟囱式数据孤岛,也无法便捷获取云上最新优势科技资源。因此,推广SaaS等高阶云服务应用特别是在大型企业中的应用,将是未来城市云服务重要发力方向。

政策环境仍需优化

当前,全球各国高度重视云服务政策环境建设。

比如,美国多年来持续加强上云用云政策指引,先后推行“云优先”“云智能”“软件现代化战略”等重大战略,引导各机构积极上云和用好云。美国还推出FedRAMP云服务安全评估认证机制,以打消用户对安全的顾虑,政府关键部门以及大型企业都是云服务企业的重要客户。

在我国,也有不少城市以设立专项扶持资金、加大财政投入、加强政府采购等为着力点,强化云服务发展配套措施。

比如,佛山、岳阳实行上云补贴机制,激励企业上云;厦门对含云计算在内的新兴数字产业推出一次性奖励、创业奖励、研发投入融资贷款保障、公共技术服务平台运营补贴等配套措施;南宁、大连通过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专项资金、数字经济发展专项资金等渠道,对云基础设施建设和应用项目进行扶持等。以上政策实践,为城市优化云服务政策环境提供了有益借鉴。

但也要看到,许多城市针对云服务的政策引导和配套保障仍有薄弱环节。

比如,针对云计算的专项政策数量明显不足,针对SaaS应用的专项政策处于空白状态;政府集中采购目录中单列了“云计算服务”,但一般仅限定为IaaS服务,未覆盖PaaS和SaaS应用,也无细化的政府采购流程与之对应。

在安全方面,我国云服务安全评估认证和监管机制初步建立,但在推广中仍存在云服务用户参与不足、云服务安全评估未纳入云服务采购要求等问题。

良好的政策环境是云服务应用走深向实的有力支撑,可为城市云服务发展创造良好的基础条件,推进需求侧应用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因此,持续优化云服务政策环境,加强上云政策牵引是各城市今后需要重点加强的工作。

“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培育壮大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网络安全等新兴数字产业”,将云计算列为数字经济重点产业第一位;明确提出“实施‘上云用数赋智’行动,推动数据赋能全产业链协同转型”,上云成为产业数字化关键的第一步。(《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周倩、高岩、裴艳,编辑 陈融雪,摄影 王晓)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避免网络欺诈,本站不倡导任何交易行为。如您私自与本站转载自公开互联网中的资讯内容中提及到的个人或平台产生交易,则需自行承担后果。本站在注明来源的前提下推荐原文至此,仅作为优良公众、公开信息分享阅读,不进行商业发布、发表及从事营利性活动。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云小编

云排名智能化采编助手,如您有疑问请参阅 https://www.idcseo.com/about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