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上鏖战:阿里云再降价,1个月内4家厂商跟进

有云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而这一次是关于价格战。 最新消息是阿里云又降价了。 阿里云官网显示,将对部分ECS产品进行价格调整,其中最高降幅达32.5%,新的价格将…

有云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而这一次是关于价格战。

最新消息是阿里云又降价了。

阿里云官网显示,将对部分ECS产品进行价格调整,其中最高降幅达32.5%,新的价格将于6月6日开始生效。

在此之前,短短一个月内,已有阿里云、腾讯云、京东云等背靠互联网大厂的云厂商宣布降价,运营商也不甘示弱,移动云、天翼云等快速跟进。

“降价谁受益最大,优惠力度怎么样,这些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但不管怎么说,降价对客户总是好的。”近日,一名云服务器代理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成本是云计算发展命门,站在云计算客户角度来看,云虽然省钱,可这项开支是每月、每年必须的投入项,当企业感觉某家云成本过高,便会选择更便宜的平台。

如今,云厂商们正围绕着云,上演一出又一出好戏,暗流涌动、暗藏玄机。

1月内5家厂商推降价

“是我们打响了降价的第一枪。”近日,一名阿里云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因为算力成本还有降价空间。

4月26日,阿里云宣布启动“史上最大规模降价”,其中核心产品价格全线下调15%-50%,存储产品最高降价50%。此后,阿里云再次宣布免费试用产品增加至80多款,其中包括云原生、AI、安全等多个品类。

阿里云推倒第一张降价的多米诺骨牌后,几家云服务巨头相继跟进。5月16日,腾讯云提出对多款核心云产品降价,部分产品线最高降幅达40%,降价政策在6月1日正式生效。

5月24日,京东云也表示开启“全网大比价”活动,以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为比价对象,承诺官网列表价按上述厂商最低价结算,实际成交价比上述厂商最低成交价再低10%。

互联网大厂相继加入降价行列,电信运营商也不甘示弱。5月16日,移动云宣布将对多款云产品降价,通用入门型云主机、通用网络优化型云主机均降价60%,分别降至包年240元、806.4元;云安全中心降价50%至包年360元;云硬盘备份降价50%至包年7.2元。

同日,天翼云打出核心产品让利90%低至1折的宣传口号。不到1个月时间,已经有5家主流云服务商积极跟进。

“我认为,这是一个信号,国内公有云市场进入短兵相接的‘巷战’。”近日,云计算领域资深专家、前互联网大厂云业务高管刘相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刘相君认为,各大云厂商纷纷跟进降价,有市场竞争的原因,也有公司现金流、市占率,以及客户粘性的考虑。“云计算这项生意最大的魅力就是复购率,它就像发电厂,生活中电从来不愁卖。也就说,可以参考过去几十年电力市场的发展,云计算将遵循相似的路径”。

在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看来,云服务厂商降价,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规模经济、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本下降,其次才是市场竞争需要。

IDC中国研究经理崔婷婷持有同样的观点:随着公有云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资源池的不断扩大、PaaS(平台即服务)和SaaS(软件运营服务)产品的研发不断投入以及客户群体云消费能力的不断加强,头部云厂商在价格上有了更多腾挪的空间。

是噱头还是真降价?

“如果你长期和互联网大厂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你会发现离职率最高的,负能量输出最多的,就是云业务的员工。”从事猎头工作超过15年的吴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正处于上升期的云计算市场,行业天花板远远没有到来,竞争异常激烈,云市场里常年处于炮火中的管理者,对数字极其敏感,对情绪却颇为冷漠。

竞争、规模、盈利是常年悬在头顶的一柄利剑,价格战在云市场也较为常见。如今,云厂商凭借技术储备和规模效应,再次腾挪出新的降价空间,但是对于降价是营销噱头还是真让利,仍有待观察。

据了解,云服务商在实际销售中的价格并非官网标注的公开价格,而这意味着,为争取客户,云服务商在交易中往往都会给出远低于标价的折扣价格。

此次云厂商的降价潮有其新特点:一是低价策略想要获取的用户主要是中小型企业;二是不同的产品,降价幅度各有不同,但边缘型产品的降价幅度最高。

“国内政企大客户对上公有云仍有疑虑,更倾向于做私有云或混合云,大型企业为了数据安全,也会选择私有化部署,所以中小企业才是降价的主要对象。”作为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等互联网云厂商的代理商,祁进对行业格局熟谙于心。

“免费试用期也好,核心云产品降价也好,主要针对的都是首次签约的企业。”深圳某科技公司运维总监周申振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轮云服务商争相降价,瞄准的主要目标其实是首次签约的企业,对成熟用户吸引力并不大。

“得先把鱼苗吸引进鱼塘养起来。”周申振称,云服务的特点就是和服务商强绑定,难迁移。

其进一步介绍,公司团队从2015年开始就使用某云厂商的产品,“我前几天才续约了其负载均衡(SLB)产品,价格一分没降。”

此外,云厂商降幅最大的产品或许不是企业刚需。“刚需与价格无关,价格影响的都是非刚需用户和产品。”一家科技创业公司的CEO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媒体报道,广告词上,动辄百分之几十的降价幅度,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赚到了”,但事实上,云计算产品的价格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除去一些使用地区、使用期限等外部条件,回归产品本身,各种规则、参数以及配置,都可能让最终成交价出现大幅的波动。

是否击中用户痛点?

纵观国内外云巨头的发展,谷歌2006年首次提出“云计算”概念,但直到2022年谷歌云才首次实现盈利;全球最大的云计算服务亚马逊AWS,也花了10年时间才实现盈利;而回到国内市场,大大小小数百家云厂商中,仅阿里云一家宣布实现盈利。

盈利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以阿里云为例,数据显示,2019财年-2022财年,阿里云业务的收入增速分别为84%、62%、50%、23%(抵消跨分部交易的影响后),呈逐年下滑之势,到2023财年,云业务的收入增速更是降至4%。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2年,天翼云收入579亿元,同比增长107.5%。联通云和移动云同样实现翻倍增长,联通云收入同比增长121%至361亿元,移动云收入也同比增长108.1%至503亿元。其中,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云业务收入均突破500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三大运营商发展迅猛在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政企客户在采购时,对国资背景的优先级上调,因此大量的政企大单,落入到拥有国资背景的运营商云手中,由运营商云担任总包的角色。

与此同时,电信运营商本身就拥有丰厚的硬件资源,掌握着全国54%的数据中心机房。此前出售给互联网云厂商的机房和网络带宽,眼下随着“云网融合”规划的实行,这部分资源将更明确地转化为运营商云的自身优势。

国金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21年8月-2022年8月期间,全国1亿元以上政企数字化大单中国电信获取104个,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分别取得68个与34个,阿里云只拿到9个。

焦虑的不止阿里云一家。根据调研机构IDC发布的《2022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市场报告》,在IaaS+PaaS市场,阿里云市场份额从2021年下半年的36.7%减到31.9%,排名仍然保持第一;腾讯云市场份额从11.1%减到9.9%,排名从第二降至第四。

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云市场头部玩家不得不陷入降价的贴身肉搏。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看来,价格战只是短期内搏斗的利刃工具,而差异化和创新才是云计算产业在成熟期取得成功的关键。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本身拓展步伐的放缓,互联网在国内云计算中的占比开始逐步回落,政企、金融、零售等传统企业成为上云的主力用户。崔婷婷表示,公有云大客户来本身有一定议价权,除了产品价格外,咨询、建设和运维服务同样是重要的成本支出。

对B端用户来说,比起价格,可靠的服务可能更重要。“未来的云计算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围绕生态系统而展开。云服务商不仅要提供基础设施和技术,更要打造差异化的产品与解决方案,满足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张周平说道。

时至今日,云厂商又一次来到关系行业命运的关键路口。下一步该何去何从?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新难题。(文中刘相君、吴毅、祁进均为化名,原文 时代周报,作者 杨玲玲,编辑 林铭铭)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避免网络欺诈,本站不倡导任何交易行为。如您私自与本站转载自公开互联网中的资讯内容中提及到的个人或平台产生交易,则需自行承担后果。本站在注明来源的前提下推荐原文至此,仅作为优良公众、公开信息分享阅读,不进行商业发布、发表及从事营利性活动。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云小编

云排名智能化采编助手,如您有疑问请参阅 https://www.idcseo.com/aboutus
返回顶部